首页 > 要闻 > 正文

【新华财经调查】今年涨势凌厉 “铜博士”走向何方?

新华财经|2021年05月27日

多因素推动铜价持续大幅上涨并创下历史新高,这导致下游制造企业生产成本的增加,下游企业的困境必然会对大宗商品的消费形成反向压制。目前,市场上对铜价未来走势判断不一。

新华财经昆明5月27日电(记者 陈永强)铜是重要的基础原材料,而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市场,但由于资源先天不足,每年需要大量进口铜矿和铜金属。今年以来,大宗商品涨价浪潮汹涌,伦敦铜价创下历史新高。对于下游的制造企业来说,高铜价势必带来生产成本的增加,使得价格最终传导到消费者。为此,国家发改委等五个部门近日联合约谈了铜等行业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重点企业。

铜价何以高企?高铜价对产业链影响几何?铜价未来走势如何?带着上述疑问,记者进行了调查。

伦铜何以创下历史新高?

今年5月7日,伦铜价格突破2011年10184美元/吨的高点;5月10日,盘中以10747.5美元/吨的价格创出历史新高,较去年低点涨幅达145.9%;今年以来涨幅最高达37.5%。5月24日,伦铜收于9983美元/吨,依旧维持在历史高位。

“一天好几千地涨!以前涨还有个慢慢起伏的过程,这次涨得太迅猛,而且涨期长,都跟不上步伐,看到价涨本来以为先消耗库存再购进,但是用了库存等来的还是涨价。”鹰潭瑞鑫铜业有限公司运营计划部经理李敏说。

铜价高企引来了市场人士的惊叹,江铜金瑞期货研究所负责人李丽说:“涨也不该这样涨!不顾产业死活的拉涨行为肯定会被打压。铜价此轮上涨,跟铜供需结构关系并不大,是市场流动性太宽松把价格推到了现在这个位置。”

云铜股份营销结算部主任张剑辉认为,2020年以来,随着各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及广泛开展疫苗接种,市场对全球经济产生较高的增长预期,大宗商品普遍暴涨。而铜在主要开采地区不断有产量下降的消息刺激下,价格屡创新高。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加快复苏,新能源领域对铜消费带来利好,低库存下的短缺和高流动性下的通胀,以及铜矿产量恢复缓慢和需求增加短期错位带来基本面支撑,成为本轮铜价涨势凌厉的主要驱动力。

高铜价对产业链上下游影响几何?

“对于矿山而言,开采铜的成本相对固定,铜价上涨会刺激铜开采企业释放产能。”张剑辉说。

换言之,矿企利润丰厚。随着铜价格的大幅攀升,铜矿山利润暴增。然而,我国铜矿自给率仅约20%。江铜集团是国内自给率最高的铜企,但其进口原料占比依然超过60%。

冶炼和铜加工企业承压。中国铜业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副总经理肖天勇介绍,对于冶炼企业而言,国内社会库存年初至今已经增长超过14万吨,而2019年同期库存仅增长7万吨,居高的铜价对冶炼厂产品销售的阻力已明显体现。

肖天勇说:“按照惯例,每年四五月份是铜消费旺季,但是今年电解铜存在胀库情况,可见高铜价抑制下游企业采购意愿,伤害了铜生产企业。”

对于依据订单量赚取加工费的铜加工企业而言,日子并不好过。在全国最大的铜冶炼、加工基地江西鹰潭市,铜企普遍感受到了“量缩价涨”压力。鹰潭瑞鑫铜业有限公司是无氧微细铜丝生产的行业龙头企业,公司总经理陈晓东说,铜价上涨带来资金压力,公司今年贷款额同比上涨三成以上。同时,公司零散订单明显减少。

“下游企业基本上都是铜消费终端的生产企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必然引发产品涨价,将对下游行业形成负面冲击,甚至下游行业面临洗牌的可能。”张剑辉说,下游企业的困境必然会对大宗商品的消费形成反向压制。消费者对价格是非常敏感的,家电等下游产品的价格抬价必然导致人们的购买意愿降低,销量下降从而压缩下游产量和利润。

铜价走向何方?

有专家分析称,本轮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既有国际传导因素,也有许多方面反映存在过度投机炒作行为,扰乱正常产销循环,对价格上涨产生了推波助澜作用。

铜行业有关人士认为,短期来看,全球仍保持货币宽松政策,同时,市场对于境外消费复苏存有预期,基于这两个因素,铜价维持高位的逻辑仍在。

“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会引发通货膨胀的风险,美国也有加息应对的可能性,新兴市场输入性通胀也对经济增长造成压制,这些因素都会对远期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形成扰动,出现价格回落的情况。”张剑辉说。

但也有观点认为,铜价或已经走出了高点行情,今年下半年市场可能提前出现向下拐点。

“本次与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缩减量化宽松政策有所不同,首先美国实际通胀已经非常高,其次疫情对金融系统的破坏小于2008年次贷危机,导致持续放水的时间将短于次贷危机,市场拐点或将提前上演,铜价或已经走出了高点行情,在今年三季度出现向下拐点。”肖天勇说。

肖天勇认为,对产业链供应链而言,全球铜矿主要集中于拉美、澳洲、非洲等地,虽然疫情仍然严峻,叠加近年来新增铜矿开采较少,从而限制了矿端的产量弹性,供应有少量下降导致加工费持续走低。同时,国内“碳中和”目标的治理以及冶炼端利润微薄的状况将会限制冶炼产能的扩张。再者,2021年下半年海外几个相对较大的矿山投产,供需缺口有望动态收缩,产业链上下游行业会达到新的平衡。


编辑:郭洲洋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财经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
{{likeTotal}}
好文章,需要鼓励
评论
登录后发表您的观点
最新评论
  • {{item.username}}

    {{item.commentcontent}}

    {{item.createTime}}
暂无评论
专栏更多
  • 谢亚轩,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1997年至2007年曾就职于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具有10年央行和外管工作经验,对全球视角看中国经济、国际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有深入和独到理解。
  • 盛松成,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统计分析专业委员会主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兼职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1999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盛松成教授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和学术功底,在货币、金融领域具有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也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多年来,他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金融研究》和《中国金融》等重要刊物发表专业论文100余篇,并出版多部著作。
  • 新华社记者、经济分析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2005年进入新华社,长期从事经济信息报道。2012年至2014年间任新华社孟买分社记者。重点关注贸易、互联网等领域。
  • 肖立晟,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九方金融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主要研究方向是宏观经,人民币汇率,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国际化。在《经济研究》,《世界经济》、《金融研究》等核心期刊发表多篇论文,主持和完成多项省部级课题,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主流媒体发表财经评论多篇。
  • 严启明,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高级经济师,盈科全国国有资产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国家发改委培训中心国企改革改制课题特聘讲师、中国行为法学会培训中心国企改革改制及股权激励特聘讲师。
  • 张欢,新华社记者、经济分析师,负责宏观经济、宏观金融报道、经济类专供分析报告调研采写。工作期间参加20余次经济领域国际性重大战役性报道,在报道中承担前期策划、调研采写、多形式报道协调工作,多篇报道稿件获评新华社社级表扬稿件,因“2010年中国上海世博会”报道工作获评“中国上海世博会荣誉奖”。作为信息部首批“走转改”调研记者,多次深入边远地区实地调查,报道当地经济、社会整体发展状况。工作期间完成数十篇经济类专供分析报告,对重大决策出台起到参考建议作用。
  • 余蕊,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记者,经济分析师。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和科技领域的报道和研究。宏观经济方面侧重经济数据的分析及预测,科技领域侧重大数据、知识产权、科技信贷等领域。所撰写稿件获得广泛转载和认可。
  • 李滨彬,新华社记者,经济分析师,主持人,现任新华社香港分社金融记者。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新闻学学位和经济学双学位,研究生保送中国传媒大学,获电视新闻硕士学位。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金媒班四期。主笔的专供中央报告,多次获高层领导批示。多次获得新华社社级好稿,获中国银行业好新闻奖,新华社好记者讲好故事最佳故事奖。
  • 陆一帆,平安集团金融壹账通区块链业务部总经理,FiMAX区块链底层框架总架构师。是香港金管局贸易联动(eTradeConnect)贸融网络,中国海关天津试点(OCEAN)网络,广东中小企业融资平台等20个区块链项目的开发负责人。此前为IBM区块链及超级账本Hyperledger Fabric两位创始人之一及首位产品经理,同时也是Hyperledger白皮书起草人。曾任职IBM中间件CTO办公室, IBM中间件全球战略规划部,是密码学领域资深专家。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