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 > 币种专区 > 其他币种 > 李朋诚:从世界杯看竞技场

李朋诚:从世界杯看竞技场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4年07月09日09:32分类:其他币种

核心提示:竞技场就是如此,剩下的,未必是强者,但肯定是适合现状的;走的,未必是弱者,但肯定是不合时宜的。很喜欢我的同事陈锦良的那句话——在金融市场里面,不敢妄称专家,但求做个赢家。在这个残酷的竞技场里,我想做个赢家,你们呢?

李朋诚  中国金融信息网外汇频道特约专栏分析师

本文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系列文章的第四篇,在选取标题的时候,很难做出选择,本想在竞技场前面加上“残酷”二字,但寻思之后觉得这是画蛇添足之举,因为哪个竞技场不残酷?

三十二支队伍,而今只剩下四支;六十四场比赛,而今只剩下四场。人类的进化史总是这么残酷,强者,剩了下来;弱者,都不见了。没有谁是不应该走的,也没有谁是不应该留的;决定去留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种生存方式。看看这剩下的四支队伍,巴西、阿根廷、荷兰、德国,除了德国之外,其他三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防守反击型。所以,防守反击就是他们的生存方式,再加上队伍里面有个别特别强大的个人,于是,他们四强了。现在好了,内马尔伤退了,德容受伤了,迪玛利亚走了,这些特殊生存方式中的队伍少了这些特别强大的个人,前景不容乐观,德国看似捡到便宜了,其实不然,应该说德国的生存方式根本不存在这种麻烦。

德国走的是后巴拉克时代,2002—2008年的德国队,是属于巴拉克+10个队友的生存模式,巴拉克就是整个团队的大腿,虽然这个期间的德国队战绩彪炳,但却缺乏足够的王者霸气,也给予不了球迷太多的希望,因为一切现状都系在巴拉克的状态上,因为一切未来都围绕着巴拉克的年龄。喜欢挖鼻屎的勒夫,在改革上毫不抠搜,巴拉克的被战略排除,意味着德国的生存模式开始变换,从早前的看天吃饭,到现在的想吃就吃,因为,德国队已经把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里。现在的德国队跟其他队伍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

足球场上如此,金融行业也是这般。一直以来最为传统的经营模式都是人海战术、会议营销、电话营销,甚至直销模式,这种生存模式的成功需要再配合两个特别强大的个人:一个擅长市场团队管理的人,以及一个擅长会议营销的讲师。虽然我们一直觉得这种模式说好听点是最传统的,说难听点是陈旧的,但毫无疑问,这却是最受追捧的,也是经营者最不想放弃的,更是经营者最为痛苦和忌惮的。为什么痛苦?为什么忌惮?因为他们怕失去他们的巴拉克,失去他们的内马尔,失去他们的迪玛利亚,这是一种战略核心太依赖个人的模式,也是战术执行太硬化的模式,更是投鼠忌器和尾大不掉的典型化模式。

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类似德国的生存模式开始盛行,这是一种全明星组成的团队,但这个团队却又不存在超级巨星,这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精英团队模式。在这种模式里面,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但也都并非不可或缺。所以现在衡量一个企业是否成功,不是看他的团队人数有多少,而是看团队里面每个人创造的价值是多少。网络时代造就的市场模式更是给予了企业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的良机,因此如何降低经营成本和避免员工的尸位素餐是一个管理者应该考虑的重中之重。

无论是克鲁伊夫的全攻全守,还是阿根廷的球王战术,抑或是西班牙的Tiki—Taka,都曾经引领时代,铸就王朝,但不懂得与时俱进的战术,终将被现实证明它是时代发展中的失败者,一如这世界杯,守旧的,都离开了,离开的,都是失败的,哪怕你曾经无与伦比。商品和产品的区别也在于此,商品是舶来的,产品是研发的,前者是复制别人,后者是让人复制。

从98年法兰西开始,这是我观看的第五届世界杯了,这是一届场面上最难看的世界杯。小组赛尚好,但是进入淘汰赛之后,场面不忍直视,于是乎,坊间传闻“这是踢的最假的世界杯!”,姑且不论假不假,比赛的常规时间进球少,这是事实。球迷看球,无非是想看到更多更精彩的进球,尤其是对伪球迷而言。我虽然不是“董秋迪”,但也勉强算是个有点战术素养的球迷,在我看来,这届世界杯是一届在战术比拼上最精彩的世界杯,甚至说若干年后,我们会发现,这届世界杯改变了世界足球的格局,引导了世界足球的改革热潮。一如金融行业在2013——2014年所遇到的情况。

比如,在世界杯1/4的比赛前一天,美国非农数据公布了,一如既然的令人失望,令人失望的不是数据本身,而是非农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力。那天我在语音解盘,收到不少提问“老师,怎么非农数据这么好,市场没什么动静啊?”,如果问这个问题的人的投资经历低于6年,我完全可以原谅他,并会跟他详细解释。但是如果这个人的从业经历在6年以上,我就觉得不可原谅,也懒得回答他的提问,尤其是那些自诩为“分析师”的职业人员。在2007年底美国次贷危机以及美国经济危机爆发之前,非农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力,也就如同今天一般,随着2007年底美国次贷危机以及全球各地经济危机爆发之后,非农的影响力才逐渐超越GDP和消费者信心指数等数据。而最近一年以来的非农影响力逐渐缩小,正说明全球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以及走在复苏的道路上,这对于中长线的投资而言,就是一个最好的判断依据。

再如,从2010年起,中国股市进入低迷期,黄金、白银投资热潮兴起,欧美的外汇、贵金属以及原油交易平台大批涌入中国,然后由于进出口贸易以及加工业的低迷,诸多实业老板转型投身金融行业。对于过去四年的中国金融市场而言,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为何美好?对运营者而言,轰烈的投资热潮引领了市场的投资情绪,你不再是孤独的拓荒者;对于投资者而言,股市低迷的同时,股指期货、黄金、白银等双向交易的产品出台,给予了大家更多的投资选择和投资机遇。为什么又是最糟糕的时代?对于运营着而言,行业竞争带来的市场压力令人窒息;对于投资者而言,在一个缺乏严格监管的市场中,鱼龙混杂,难辨真假,撇开盈亏不说,更多时候甚至连资金的安全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但更多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不论是企业管理,还是市场推广、开发模式,抑或是专业分析团队,再或者是交易团队,在这四年时间里面都出现了诸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生存和发展模式,这是金融行业战术大比拼的世界杯赛场,只是这个赛程长达数年,甚至更多,若干年后,当我们逐渐老去,回想起这些年我们所见证的和经历过的,我想,我们应该会感到骄傲,骄傲于我们处于这个最糟糕也最美好的时代。

跟足球一样,在瞬息万变的全球金融市场中,一味的守旧,只会让你被淘汰,一如巴西赛场上的西班牙;但是改革总是需要付出代价,一如弗格森时代的曼联。但是也只有改革,才能再次铸就王朝,正如C罗时代的曼联。在潮涨潮落、风起云涌的金融战场上,如何守住一亩三分地成为了更多人的追求,或许这就是索罗斯哲学系统给到投资者的影响——我生来一贫如洗,但决不能死的时候仍然一贫如洗。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生来一贫如洗,死的时候何惧一贫如洗?这是一种人生价值观的分歧,前者在乎结果,后者在乎过程,而我,喜欢的往往是过程,在路上,不也是一种美吗? 

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还留在场上;没去巴西的,自然也就不应该去。那天跟朋友一起看完法国的比赛,他说“我真的不能理解德尚为什么不带上纳斯里?如果有他在,拉姆(德国队长)敢压这么上吗?”,我说“不带纳斯里是对的,如果带了,只怕我们今晚都看不到法国的比赛,早早就回家了。”,纳斯里被抛弃的理由是因为他刺头,容易造成内讧。德尚的选择可能在这届世界杯会给法国带来实力上的折扣,但毫无疑问,作为曾经带领法国捧得世界杯的队长,德尚的选择是爱国的,是真正热爱法国足球的,他这个选择可以换来法国足球在声誉和未来的长期稳定发展。在病入膏肓之前,刮骨疗毒未必是一个错误的做法,忍得了刮骨的剧痛,方能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应该说,中国人给德尚取的中文名字很好,品德高尚,一听就是看重球员品德的好教练。说完法国,我们自己是否也应该把我们队伍里面的纳斯里驱逐出去呢?不会驱逐纳斯里的教练不是好德尚。

昨天看新闻,有媒体说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华丽的四强,进去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除了巴西,剩下三个队都是很久甚至一直都没拿过世界杯的。有人说世界足球欠荷兰一座世界杯,也有人说世界足球欠梅西一座世界杯,也有人说世界足球欠德国一座世界杯....王冠就一尊,哪来的那么多债主?要照这么说,世界金融岂不是欠中国人民一个开放的外汇市场?君不见,每年炒外汇亏损的资金都十几亿美金?中国证监会岂不是欠中国股民一个一万点的大盘?君不见,股市里面蒸发的数万亿泥牛沉海?世上本来就没那么多债务,只是大家都觉得获得是理所当然,而不去想着获得之前该付出什么,于是就把没获得的,变成了人家欠的。在竞技场上,没有谁欠谁的说法,只有谁赢谁输的结果。

竞技场就是如此,剩下的,未必是强者,但肯定是适合现状的;走的,未必是弱者,但肯定是不合时宜的。很喜欢我的同事陈锦良的那句话——在金融市场里面,不敢妄称专家,但求做个赢家。在这个残酷的竞技场里,我想做个赢家,你们呢?

PS:1、尊敬的读者,我的文章可以转载,但不要剽窃,不要更改标题,更不要断章取义,谢谢配合。

2、李朋诚2014年巴西世界杯系列文章第五篇《从世界杯看潮流》即将登出,欢迎关注。

(作者系五彩石投资首席分析师)

特别声明:文章只反映作者本人观点,中国金融信息网采用此文仅在于向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立场。本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