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中国经济增速下半年回升 通胀压力将减轻

中国经济增速下半年回升 通胀压力将减轻

经济参考报2012年02月27日07:16分类:宏观经济

厦门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和《经济参考报》社三方25日共同发布了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2年春季预测结果。根据模型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GDP)增长速度将在二季度降至8.35%之后逐步回升。课题组认为,中国今年经济增速仍将保持较为强劲的增长势头,但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关键仍在于提高居民收入,扩大内需,为此建议在一定时期内,将居民上缴的社会保险缴费部分返还民众。

课题组预测:央行将在2012年的二、三季度降息二次,每次下降25个基点,从而使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从现有的6.56%降至6.06%;2013年将维持该利率水平不变。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龚敏解释说,外部市场的不确定性将是2012年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由于欧元区经济在2011年末明显减速,加上对希腊清偿债务能力的担忧,2012年欧元区经济前景依然黯淡。在美国经济继续缓慢复苏的背景下,在2012年,特别是上半年,中国货币政策很有可能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基于CQMM模型的预测结果表明:2012年上半年,由于欧元区经济的不确定性,中国的进出口增速有可能再次大幅度下滑。如果通过适当降息0.5个百分点并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全年增长16%,那么尽管一季度GDP同比仅能增长8.42%,二季度还可能进一步下降至8.35%,但是之后将逐步回升,全年可维持在8.59%的水平。

“也就是说,即使今年欧元区经济大幅减速,中国若能通过适当降息及时予以应对,那么今年GDP的增速仅可能出现小幅下滑。”课题组负责人、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文溥表示。

在物价方面,CQMM模型预测2012年通货膨胀的压力将大幅度减轻,CPI将回落至3.33%的较低水平。模型还预测,2013年中国GDP增长率将回升到9.03%,CPI也将上升到4.55%的水平。

基于上述预测,课题组认为,应对2012年可能出现的外部市场冲击,稳定经济增长,中国不需要也不应该再推出2008年底及2009年那样的大规模扩张政策。但是,目前国际市场低迷对我国就业、居民收入等方面的影响不可低估。提高居民收入,扩大内需将是下一步发展的重中之重。为此建议在一定时期内,将居民上缴的社会保险缴费部分返还民众。课题组强调:社保缴费返还不应该是一项长期的政策,在实行几年、达到改变消费和投资行为的长期效果时,政策就可以退出。

CQMM模型模拟了政府在2005年至2008年期间将住户部门所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50%返还给居民的政策效果。结果显示,如果实行社会保险缴费返还政策,在短期内,将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从而扩张居民消费,较为显著地提高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

模拟结果还显示,实行社会保险缴费返还政策尽管在短期内会提高物价水平,但是长期的影响趋弱。而且居民消费扩张带动的价格水平上涨,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投资的扩张,降低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的比例。

总体来看,课题组认为,在目前政府与居民收入分配比例失衡、政府的再分配调节力度不断减弱的情况下,实行部分社会保险缴费返还政策,有利于调整政府与居民的收入分配关系,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调整国民经济的结构失衡,扩大消费尤其是居民消费占比,降低投资尤其是政府投资占比。而且由于社会保险覆盖面的广泛性,这项政策的受惠对象将远远大于个人所得税调整的受惠对象。

对于返还资金的来源问题,课题组另一负责人,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陈抗表示,实行社会保险缴费返还,必须保证社会保险资金的正常运转,其所需资金可以来源于对国有垄断企业利润的再分配。

就社保返还政策的实施问题,陈抗强调:这个政策的实施关键是两点,一是在发放过程中要做到直接补贴低收入群体;二是要有保证这个政策退出的制度安排。

课题组建议,在发放过程中,不宜采取一刀切的统一返还比例,而是遵循“高收入少返还、低收入多返还”的原则。之所以要一开始就要考虑退出的制度安排,是因为我国目前还不具备建设高福利国家的条件,社保广覆盖、低水平的基本态势并没有变化;而且国企经营状况是动态的,要防止这个政策成为政府财政的负担。为此,可以通过先收后返、一年一议的方式予以解决,并做好宣传解释工作,具体细则有待进一步研究。

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徐一帆对CQMM模型预测趋势的准确性给予高度评价。他表示,从2011年模型的预测和实际结果对比来看,模型对去年中国经济增速会逐季下滑,以及物价涨势会在三季度达到最高这两个主要经济指标的运行趋势预测完全准确。“(CQMM模型)科学性和实用性越来越强,可以说在同类的报告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善同表示,一方面,CQMM模型预测对宏观经济走势的判断有很重要的政策意义;另一方面,在理论层面上,尽管目前中国做宏观模型的单位有很多,但是能够很规范地坚持下去的并不多。“我觉得这个模型的工作,对于数量经济在中国的应用意义还是非常大的。”(记者 方烨)

[责任编辑:李澎]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菲律宾:防疫降级
  • 坐上火车看老挝
  • 吉隆坡日出
  • 中国疫苗为柬埔寨经济社会活动重启带来信心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