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产业经济 > 破解保障房资金“血荒”亟待顶层制度创新

破解保障房资金“血荒”亟待顶层制度创新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2年02月28日17:21分类:产业经济

新华08网2月28日电(记者来建强)记者近期在一些省份调研发现,随着保障性住房建设的增量增速,主要依靠地方财政投入和银行贷款支持的公租房、廉租房等保障房仍然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业内人士及专家指出,不能充分吸引社会资金进入是导致地方保障房资金“血荒”的直接原因,破解这一难题亟待顶层设计新机制,加快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政策性住房金融政策体系。

一、地方保障房资金之“渴”

国家去年下达给福建省住房保障责任目标达25.01万套(户),其中建设各类保障性住房17.51万套,这一数字超过了2006年至2010年福建全省累计建设的各类保障房总量。今年,福建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规模将再创新高,全省总在建保障房量将达36万套。

福建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官员告诉记者,为了缓解保障房建设资金压力和鼓励社会资金参与,福建省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主要有:

商品房开发与保障房“捆绑”。自去年3月15日起,全省年度出让的新增商品住宅建设用地,按照住宅建筑面积不低于10%的比例配建公租房;棚户区改造项目,扣除拆迁安置房后,按照不低于5%的比例配建公租房或廉租房。

加大土地出让收益支持保障房建设力度。福建省各地今年起从土地出让净收益中安排不低于10%的廉租房保障资金,改为按实际缴库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不低于2%计提住房保障资金,统筹用于廉租房和公租房。

上述政策措施对一些地方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县市来说,短期内仍难解保障房资金之渴。宁德市是福建省东部经济落后地区,据该市住房保障部门负责人介绍,宁德市去年从省里分解得到住房保障责任目标是1.4万套,在全省9个设区市中任务还算是比较轻的,但资金压力依然很大。从去年一整年,宁德市成功出让的土地不多,既无法借商品房开发与保障房“捆绑”,也无法从土地出让收益中计提资金;房地产企业投资偏向于经适房、限价房等有产权类型的保障房,而公租房、廉租房等无产权保障房则是“无人问津”;地方财政薄弱,投入到的保障房只能是“杯水车薪”。

据介绍,宁德市去年度新增保障房建设任务投资逾15亿元,接近去年全市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而同期宁德市财政计划安排的保障房建设资金仅有3400多万元,扣除能预见的土地出让收入、中央补助资金等外,占50%以上的保障房建设资金要靠政府融资和房地产企业投资解决。

保障房缺钱现象普遍。以北京市为例,“十二五”期间全市计划建设、收购保障性住房共100万套,有关部门测算共需资金约6400亿元,除20%资本金由政府财政投入外,共需融资约5000亿元,折合每年约1000亿元。对于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住房等可售型的保障房,可通过销售回款实现资金平衡,但对于公共租赁住房,由于只租不售,需要政府和运营管理单位长期持有。“十二五”期间计划建设公共租赁住房30万套,共需资金约1440亿元。

为实现资金平衡,北京市加大了财政投入,2011年6月成立了保障房建设投资中心,市财政共注资100多亿元。同时,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千方百计筹集资金,经人民银行和银监会批准,到1去年10月底北京国有资本经营中心和北京金隅集团有限公司共发行70亿元私募债用于20个保障房项目建设,计划当年发行500亿私募债。北京市还积极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沟通,争取社保基金进入本市保障房领域,积极争取发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吸引公众参与。

然而,在当前的货币政策背景下,受存贷比等监管考核指标的制约,商业银行实际上很难主动将有限的信贷资金用于保障房项目。但另一方面,通过金融创新吸引社会资金的制约因素仍然没有解决。以北京市发行的私募债为例,期限为2年,票面利率为6.2%,综合成本为7.2%。由于期限短,这一部分资金只能用于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住房等可售型项目,但资金成本完全由购房人承担,推高保障房的定价约10—15%,群众反映房建的越来越远、价格却越来越高。

[责任编辑:姜楠]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菲律宾:防疫降级
  • 坐上火车看老挝
  • 吉隆坡日出
  • 中国疫苗为柬埔寨经济社会活动重启带来信心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