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解读】金融“活水”处处涌动 着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新华财经北京10月21日电(记者张斯文 吴燕婷 王淑娟)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王朝弟在21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9月末,银行业境内总资产332.3万亿元,同比增长8.2%,其中各项贷款同比增长11.5%。银行业境内总负债303.9万亿元,同比增长8%。其中,各项存款同比增长7.5%。

专家认为,银行业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不断上升,信贷结构稳中有进,产品创新卓有成效,同时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大大缓解了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信贷结构稳中有进 大力支持实体经济

前9个月,我国制造业贷款余额22.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其中大部分为中长期贷款。高技术制造业贷款余额3.7万亿元,同比增长13.8%。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8.5万亿元,同比增长25.2%。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指出,制造业贷款和高科技企业的增长速度均略高于贷款的平均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在贷款结构中对制造业和高新企业的贷款占比均有所上升。

“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超过25%,远远快于11.5%的平均贷款增速,说明过去一段时间,银行业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对整个经济的恢复,尤其是对‘六保六稳’,也产生了非常积极的支撑作用。”曾刚强调。

据王朝弟介绍,前9月,房地产贷款增速降至8.6%,比全部贷款增速低近3个百分点。同时,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到年底,出台文旅业专项纾困政策。“这些都为增强企业活力提供了坚强的金融支撑。”他说。

银行“敢贷”机制不断健全 让小微企业贷款更“易”

今年以来,各地积极引金融活水,疏通“资金血脉”,银行“敢贷”机制不断健全,大力支持小微企业经营发展。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表示,目前,中国小微企业贷款覆盖率大概在30%左右,这在国际上已处于领先地位。

小微企业信贷“量增面扩价降”的背后,是商业银行“能贷会贷敢贷愿贷”的转变。深圳农商行一名从业人员告诉记者,“我们银行将普惠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与授信尽职免责紧密结合,制定明确的免责标准,在符合监管要求和银行内部规定的前提下,对相关经办人员免予追责,大大减轻了小微信贷从业人员的‘负担’。”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5月以来,深圳辖内银行针对中小微企业提供“门对门”融资服务,开展助力企业突破首贷难关的专项行动。截至今年9月末,专项行动已走访企业超过11万家,有31347家企业获得授信。获得授信企业的首贷率(首贷企业家数/授信企业家数)为20.9%,获得信用贷款的企业占比(获得信用贷款企业家数/授信企业家数)为40.3%。

深圳市福田区某三鸟档是一家主要为深圳市内商户、餐馆提供生鲜食材的个体工商户。疫情使得餐饮堂食客流量明显下降,餐饮上游供应商企业也不可避免受到冲击,经营周转资金缺口加大。工商银行深圳市分行客户经理多次拜访经营者吴先生,向其介绍线上信用贷款服务方案,并最终给予240万元信用贷款授信,年化利率仅4.45%。

“20万元创业贷,利息不到2.35%。”曾先生是一家文化传播设计门店经营者,他告诉记者,创业伊始遇上疫情,现金流紧张,恰遇合作企业展会活动旺季,曾先生急需周转资金购买展会物料及支付场地订金。邮储银行深圳分行向曾先生详细介绍创业担保贷款优惠政策,并最终发放20万元三年期创业担保贷款,贴息后贷款利率不到2.35%。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企业融资成本稳中有降。1-8月,企业贷款利率4.63%,同比下降了0.13个百分点。8月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4.96%,较年初下降了0.12个百分点。

“在贷款量增的同时,平均贷款利率下行,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下行幅度尤其明显,这符合过去一段时间的监管导向,使小微企业的融资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曾刚说。

创新金融产品 着力服务“专精特新”

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负责人叶燕斐表示,小微企业一直是我国国民经济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主体,绝大部分的就业、相当部分的税收,以及经济增长的贡献都来自于小微企业。“专精特新”小微企业是小微企业当中的中坚力量,是重要的主体。

银行业对“专精特新”企业的支持主要体现在高技术制造业贷款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方面。目前,这两类贷款均快于平均贷款增速,尤其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从上述口径看,银行业对“专精特新”企业的支持也大幅提高。

在曾刚看来,这一方面得益于银行信贷资源投入的加大,另一方面得益于产品的创新,以及服务模式的发展,为“专精特新”企业贷款的持续增长奠定了良好基础。

“专精特新”企业中少有大型、特大型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中小微企业,缺乏获得直接融资的机会,需要银行给予更多融资支持。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表示,作为轻资产、成长型企业,它们往往缺乏土地、房产等传统的优质抵质押物,需要银行调整审批风控思路,结合企业所属的行业特性和成长空间给予定向支持。

金天认为,大型银行在其中的比较优势至少包括两方面。首先,大型银行的行业研究能力更强,能够对科技和产业发展做出一定的前瞻性预判,不仅看到风险,还能从不确定性中看到具有相对确定性的机会;其次,大型银行客户群体基础更好,不仅能够看到某一家企业,还可以看到其同地区、同行业、同商圈、上下游以及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企业,从而综合各方面因素,对企业的成长性、盈利能力、偿债能力做出更合理判断。

因此,金天建议,大型银行一是要为特定行业中的专精特新企业配置专属服务团队,不仅需要前端的客户经理,更需要中后台强大的产品经理、风险经理支持。二是优化信贷产品设计,除接受传统抵质押物外,还可以结合企业在产业链中的相对位置,开发和推广应收账款质押贷款、订单质押贷款、仓单质押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关联企业或关联自然人担保贷款等产品。三是除信贷产品外,为此类企业提供支付结算、现金管理、财务管理等更多金融服务,甚至可以通过组织“生意会”等形式,促成企业间的联结合作,在提高客户粘性、展开批量获客的同时,也为企业自身发展创造更多机遇。

上海晶丰明源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设计企业。企业发展初期研发投入大,主要依靠银票结算,且无法提供抵质押物作为融资担保。2013年,浦发银行上海分行在充分了解企业痛点后,以“科技小巨人信用贷”的方案有效解决了科技型企业轻资产的融资难题。截至2021年6月末,浦发银行上海分行已累计发放“科技小巨人信用贷”金额超过140亿元,服务企业超过800户。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我国银行业风险防控能力进一步提高。9月末,银行业境内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7%。受疫情冲击和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到期影响,不良资产反弹压力仍然较大,风险可能继续暴露。目前银行保险机构风险抵御能力持续增强,风险整体可控。9月末,银行机构拨备余额7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92.4%。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4.8%。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是防范化解风险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也是进一步提升银行业,尤其是中小银行支持服务实体能力的一个基础。最近几个月专项债的发行规模较大较快,也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进行了有效补充。”曾刚说。(记者王虎云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