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趣 > 正文

中国装备装备世界!科创板轨交四龙头聚首深谈中国标准、第二曲线和市值管理

央广网|2024年07月10日
阅读量:

“科创尖端、硬客前瞻”!《沪市汇·硬科硬客》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共同打造的、高度融媒体的高端访谈栏目,栏目旨在为“硬科技”发展标志性灵魂人物构建深度交流的空间,让创业科学家、企业家进行经验总结、路径复盘、行业展望以及建言献策,进一步引领、助力科创板产业链生态不断完善,进而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跟跑、并跑到领跑,中国轨交制造业如何一步步迈向世界舞台?设备更新新政对行业影响几何?经历高速成长后如何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怎样提升中国标准的国际影响力?……

《沪市汇·硬科硬客》第九期聚焦“轨交制造全链领跑”,近日录制并上线,4家科创板先进轨交设备龙头企业嘉宾直面行业高热话题。

参与录制的嘉宾包括时代电气副总经理牛杰、铁建重工董事长赵晖、铁科轨道董事长李伟以及交控科技董事长郜春海。申万宏源研究所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王珂担任本期节目主导嘉宾。

科创尖端、硬客前瞻”!《沪市汇·硬科硬客》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共同打造的、高度融媒体的高端访谈栏目,栏目旨在为“硬科技”发展标志性灵魂人物构建深度交流的空间,让创业科学家、企业家进行经验总结、路径复盘、行业展望以及建言献策,进一步引领、助力科创板产业链生态不断完善,进而实现高质量发展。

43d54dc357133172059799641777369010.jpg?auth=6a1d4bb0add46fd6785afcc57e710c01?width=1000

《沪市汇·硬科硬客》录制现场

过去一年取得哪些瞩目成就?

6月28日,国家铁路局发布的《2023年铁道统计公报》显示,2023年,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完成38.55亿人,比上年增长130.4%。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完成7645亿元,投产新线3637公里,其中高速铁路2776公里;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5.9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达4.5万公里。

“客货运量保持增长、规划建设有力有序。铁路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加快建设交通强国铁路篇章迈出坚实步伐。”国家铁路局如是点评过去一年的成绩。

在过去一年里,四位嘉宾所在的公司也都取得了瞩目的成就,部分公司在海外市场亦颇有斩获。

78177f17c6c81172059805569820539010.jpg?auth=16aa698d98f13595d62212629dcc0433?width=1000

时代电气副总经理 牛杰

据牛杰介绍,时代电气2023年总营收达到218亿,是公司创建以来的最好成绩。时代电气是国内轨道交通牵引变流系统的核心供应商,连续12年稳居国内城轨交通牵引变流器市占率第一。同时,公司积极布局功率半导体器件、工业变流产品、新能源汽车电驱系统、传感器件、海工装备等新产业领域,业务遍及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

435099530c876172059808930440954210.jpg?auth=9fbb4fa236a26c5ebac4d431cb5d9207?width=1000

铁建重工董事长 赵晖

“以前是进口,现在是中国装备装备世界。无论是隧道掘进机、轨道交通设备、还是特种专业装备,我们的产品已经实现了批量出口,是世界一流的品牌企业了。”赵晖表示,铁建重工的技术已经实现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飞跃,海外增长也是水到渠成。2023年,公司实现海外新签订单20.60亿元,同比增长52.64%。

44500b2838d71172059813178699720710.jpg?auth=ed6229ca43cdf6245912a45dec6b7888?width=1000

铁科轨道董事长 李伟

铁科轨道2023年总体业绩实现平稳增长,收入和归母净利润都实现22%的增长。李伟指出,这一年,铁科轨道的IPO募投项目全部实施完毕,“年产1800万件高铁设备及配件项目”集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于一体的弹条、螺栓生产基地在当年6月顺利投产,其投入使用将显著提升公司生产能力,延伸公司产品链条。此外,募投项目“北京研发中心”也已正式投入使用。

fd02b00dd70d1720598164438740450010.jpg?auth=f7212f0ca7bceb95bbbf830952cc8a2a?width=1000

交控科技董事长 郜春海

“去年,我们用雷达加摄像头传感器,探测出周围所有的障碍物,安全等级达到国际安全标准的SIL4级,引发危险的概率小于10的-8次方。”郜春海指出,“这个东西一旦做起来,未来的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内的塌方、掉东西,都能清晰看到,提供了很好的安全保证。”

近一年来,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市值管理考核已经全面推开。4家科创板轨交企业在深耕科创主业、持续稳健经营的同时,也通过高现金分红切实回报投资者。

赵晖和李伟均表示,公司一直将现金分红作为回馈投资者的重要途径,每年分红派现率均超过30%,后续也会努力做好公司业绩。

牛杰也指出,时代电气从2006年在H股上市以来,一直维持着高于20%的分红率。特别是2021年加入科创板后,公司通过回购、增持等一套组合拳的形式,分红率大概超过了30%,未来还会继续做好市值管理。

郜春海亦表示,交控科技重视对投资者回报,实行持续、稳定的利润分配政策,已连续5年实施现金分红,比例均超过30%,2023年公司进一步提高现金分红比例,达到公司2023年归母净利润的42%。

行业全链领跑各自作用几何?

近年来,我国出台过多项政策支持和促进轨交行业发展,包括提高对轨交装备制造业的投入、制定轨交发展规划和标准、扶持企业科技创新和自主研发、鼓励国际合作等,我国轨交制造已然实现从追赶到全面领先、全链领跑的华丽转身。

对于上述行业发展现状,本期嘉宾一致表示感同身受。

赵晖介绍,铁建重工经过17年发展最终实现“从0到1、从1到多”的蝶变。如今,铁建重工打造出隧道掘进机、轨道交通设备、特种专业装备三大核心产业板块,在中国市占率都位列前三,从技术上完全实现了自主知识产权,包括对一些“卡脖子”技术的突破。

“回想这些年,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2010年沪杭线开通,上海到杭州这条高铁的高速道岔和扣件都是我们生产的。试运营跑到了当时全世界最高速416.6公里/小时,且舒适度、平稳度都非常好。”赵晖表示,此后,国产化的道岔和扣件得到认可,开始大规模地替代国外技术。

“我们公司2009年成立的时候,国内信号控制系统这一块,基本得从西门子、阿尔斯通、泰雷兹等国外厂商引进,这是有问题的。”郜春海表示,交控科技突破外国公司垄断持续深耕轨道交通行业,在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领域解决了多项“卡脖子”技术问题,这得益于国家大基建,交控科技生在了一个做基建的黄金时代。

“我原先也是工程师,做了企业家之后,10年来最大的成绩就是将一两千人调度起来干活,做成一个复杂系统,建成体系、制度、流程、方法等一整套东西。”郜春海表示。

“自2021年登陆科创板陆以来,时代电气在高速铁路、城市轨道、轨道交通三个方面,都取得长足的发展。高铁业务在中国市占率牢牢占到50%以上,地铁业务市占率低于50%的时候也非常少。”牛杰介绍,多年来时代电气不断地研究新技术、探索新管理模式,就是为了让中国的高铁成本更低、重量更轻、阻力更小、效能更高。

时代电气第一代交通传统车上线、第一台运行时速达到484公里的高铁,到高速磁浮时速达到600公里……牛杰认为,都是公司广大技术人员辛勤奋斗的结果。

李伟介绍,自科创板上市以来,一方面,铁科轨道是国内目前唯一掌握高的特殊调整扣件系统技术的扣件系统集成商,国内已开通的4.5万公里高速铁路当中,有超过80%的线路,采用了铁科轨道与控股股东铁科院共同研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铁路扣件等装备;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全线供应了印尼雅万高铁扣件产品,支撑了中国高铁“走出去”的顺利实施。

李伟表示,现如今,北至严寒的哈大高铁,南至海南东环高铁,西至兰新高铁,用的都是国产扣件。

参与全球竞争有何心得?

放眼全球市场,中国轨交制造的崛起速度与竞争策略都备受世界瞩目,中国企业也通过参与全球竞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心得。

“跟国外企业竞争的核心就是,你有没有。你没有,对方价格就是市场价的两三倍甚至更高;你有,就会回归合理市场价。”李伟认为,企业自身能力上来了,就能赢得国外企业的尊重,否则,连与对方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赵晖认为中国以前技术落后却在轨交装备实现领先原因有三:其一,中国人顽强拼搏的精神,并非每个国家的人都能具备;其二,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也是外国人所不具备的;其三,中国高铁包括水利、市政等大规模建设,为国人提供了应用场景,可以大胆尝试、不断进步。

牛杰认同赵晖所言,表示:“拼搏精神是每个中国企业的共性,特别是这十几年与外资企业做‘斗争’,轨交领域已基本找不到他们的身影。除了信号领域控制难度更大,国产能占到60%-70%,目前有个别外国企业陆续退出中国市场。”

郜春海的体会是,中国企业这么拼,其实是想求变。

“这个时代相对有些产品过剩、人才过剩、技术过剩。如何把这些过剩的资源要素结合起来,用一些新技术上个台阶,需要大家、尤其是科创板企业去创新。”郜春海表示。

交通运输设备更新不只更新设备?

今年以来,交通运输设备更新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

5月31日,交通运输部等十三部门印发了《交通运输大规模设备更新行动方案》,提出实施城市公交车电动化替代、老旧营运柴油货车淘汰更新、物流设施设备更新改造等七大行动,大力促进交通能源动力系统清洁化、低碳化、高效化发展,有序推进行业绿色低碳转型。

谈及此轮方案所释放的新需求,牛杰表示,时代电气或从该项政策获得较大收益。

牛杰认为,政策出台后,来自钢厂、矿山的那些能耗较大、技术也相对落后机车,可能会全部纳入改造范围之内,按照最新的绿色节能技术加以装备。

时代电气从事各类机车的控制和牵引技术,因此这一波浪潮对我们而言受益良多,我们也在针对性地研究这方面的技术。”牛杰透露。

郜春海认为,方案中所涉及的“更新”并不只是设备的更新。

“现在地铁运营密度对于客运量、服务质量,乃至设备本身、车辆信号、供电等的要求,都是越来越高的。作为信号系统供应商,我们其实也是受益者。”郜春海认为,更新改造还是一个技术升级的过程,要抓住这一轮机会,研究使路网规划更加合理。

牛杰认同郜春海的观点,表示,企业在装备上都要做更多准备,在技术上做更多沉淀。

cb9f4ccbad81d172059827792250551210.jpg?auth=6a7c31d0bb88255d9fb26a16693277e0?width=1000

申万宏源研究所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 王珂

“所以,其实不仅是核心部件的更换,还涉及到整套系统。无论是动车组、机车组,还是特种车辆、扣件,都有很大的更新替代空间。当下国家提出设备更新的重大战略号召,对于铁路各个环节而言无疑都是受益的。”王珂如是总结。

如何让中国标准也成为世界标准?

中国轨交制造实现全链领跑之后,如何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更好提升中国标准、中国装备的国际影响力,成为本场热议的话题。

过去几年,铁科轨道的产品已在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铁路连接线等多个境外项目中使用。李伟坦言,这些出口产品还是以中国标准随中资企业去做的,而国外很多企业都用欧标或者美标。

“标准是我们这个行业不可回避的问题,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挑战。”李伟表示,铁科轨道十分重视标准化工作,参与的一项国际技术规范ISOTS18973扣件可调角度双向加载疲劳试验标准正在制定过程中,未来也会继续积极参与国际国内标准的制修订。

牛杰亦有同样感受,如若单纯是技术因素,中国标准肯定可以适用,国际标准往往会因为很小的“一个点”“一个门槛”,就把中国标准挡在外面。

“但总体趋势还是比较好的,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国铁集团,都顶在前面,带着我们这些企业一起往前冲。”牛杰表示,时代电气致力于多元化的标准国际化战略,主持和参与起草列车通信网络、牵引变压器等相关业务的国际标准,不断提升公司在国际标准组织的贡献率。

据赵晖介绍,铁建重工已参编2项国际标准,积极参加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国际标委会年会、技术交流会等活动,提升国际话语权。目前,铁建重工正与归口国际标准化组织或国内技术对口单位沟通协调,争取国际标准化专家注册,以专家身份进入相关国际标准化工作组,更深入细致地了解该领域国际标准化情况,研讨主导国际标准项目的可行性,推动国际标准立项。

郜春海表示,交控科技也积极参与国际竞争,推进中国标准国际化,让外国公司看到中国标准、认可中国标准。

2021年11月,搭载公司互联互通CBTC系统的越南河内“吉灵-河东”轻轨正式交付并投入运营,系采用国内CBTC系统标准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开通的第一条线路,成功将中国标准、中国设备、中国经验推广至国际市场。

如何找到第二增长曲线?

经历过高速成长阶段的轨交行业,如今逐渐进入平稳发展期,很多公司开始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4家科创板轨交企业结合自身业务发展情况,谈了谈对公司第二增长曲线的规划。

今年4月底,时代电气落地了子公司株洲中车时代半导体有限公司的增资事项,一举融资40亿元,为新兴装备业务的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本次增资将进一步支撑公司‘打造世界一流科技企业’的创新发展之路,促进新兴装备业务加快培育和形成新质生产力。”牛杰表示,时代电气已形成“基础器件+装置与系统+整机与工程”的完整产业链结构,未来将基于传统业务,从四个方面来开发第二增长曲线,包括持续深挖传感器和半导产品存量市场,研究革新新技术的应用,“寸土必争,寸步不让”地维保后市场,以及响应国家“双碳”战略、向新能源市场挺进。

5月30日,由铁建重工和中铁十一局联合打造,应用于深江铁路项目的国内复合地层隧道最大直径土压平衡盾构机“鲲鹏号”(深江3号)顺利始发。

谈及公司在盾构机领域的进一步布局,赵晖指出,增长曲线不是画出来,是干出来的。

“比如我们的盾构机技术含量极高,集机、电、液、光、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技术于一体,而且要根据不同的地质、工程做不同的设计,可以说每一台盾构机都不一样。因此,盾构机不简简单单是一台设备,更是一个解决方案。”赵晖表示,铁建重工已经成为了解决方案提供商,未来还会持续开发传统市场,向矿山、水利、市政等新领域开发,干出第二条增长曲线。

李伟则表示,作为企业负责人,第二增长曲线是永远悬在头顶的焦点。

根据国铁集团《现代化铁路基础设施体系建设方案》规划,到2035年,铁路网规模将达到约20万公里,其中高铁约7万公里(含部分城际铁路)。

李伟认为,这其中蕴藏着庞大的运维市场需求,未来5到10年,必然会走到无人化、少人化运维的阶段,目前还有较大空间让企业提前做储备,当然也需要经历一个逐步的阶段。

交控科技则聚焦低空经济,着力于将轨道交通的共性技术外溢至航空领域。

据郜春海介绍,交控科技今年设立了专门从事低空业务的子公司交控航空,主要关注数字化基础设施、低空空域调度管理系统以及特定场景应用三大方向。目前已经搭建专业的项目团队开展研发工作,形成低空空域调度指挥系统的总体方案,对关键技术进行识别,搭建了原型系统。

未来,公司将合力聚拢产业上下游资源,突破低空经济领域关键核心技术,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产业标准体系建设,为实现低空经济产业规模化、安全化、高质量化发展贡献力量。

 

编辑:幸骊莎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问题,请联系客服:400-6123115

新华财经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传播矩阵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